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容堂与这一道印记打了个平手,在印记破碎的时候反震力将他推出数里远,鬼刀在左手上不断震颤嗡鸣,发出金属独有的震撼声。

    他在一片废墟之中爆破而出,碎石都化作满天石粉散落,鬼刀的寒光在暗沉的天色之下显得格外冷冽。

    秦天将混沌前方的迷惘挥散,只见远处的李容堂屹立在一片残垣断壁之间,身后一片森然鬼影浮现,刀下的亡魂在凄厉地咆哮,仿佛要将他拉入地狱深渊。讽刺的是这些凄厉咆哮非但没能将其拉入无尽的深渊,反倒是不断促成鬼刀的鬼华,让它力量大增。

    饶是活了七八百年的妖族圣女洛松儿,都是觉得匪夷所思:“这刀未免太阴森了,到底是怎么炼造出来的?我觉得若是我亲自动手,也未见得有任何胜算,此人之强,堪比青尊!”

    秦天尽可能地将对青尊的轻蔑收敛,口吻平平淡淡的,听不出几分情绪来,“松儿,刀鬼巅峰时期,与你的父亲一样强,他也很可能是当世唯一一个有机会以兵器证道踏入造化境的人,莫要小瞧了他。”

    洛松儿虽是嘴上应和,但还是嘟囔了一句:“他入了魔。”

    不错,刀鬼李容堂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入魔,他以血淬刀,以魂淬本命灵魄,成为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甚至在恩师苏月阻止他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一刀劈向了她,这是秦天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他的地方。

    偏偏他又太强,若是送给别的天帝,肯定会成为极大的隐患,秦天只能亲自动手,将他放逐到天界和人界的罅隙之间游荡,若是他幸运的话,或许可以突破那层诅咒得到新生,到时候魔障也早已经磨灭得差不多了。

    现在的李容堂,经过漫长的岁月后已经从那种血腥之中逐渐走了出来,形成了自己的道法。

    李容堂大笑三声,身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漫天的狂风化作龙卷倒灌而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沙漏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方圆百里直接被这股狂风遮掩,沙飞石走,巨大的岩石升腾上天,而云层和雨水反而轰然塌陷,一切都旋转了过来。

    秦天心中通窍,一下子明白李容堂做了什么。

    “他将大断层颠倒了过来。”

    “什么?”

    “鬼刀刺入了悬崖,撼动了两界,现在乾坤逆转,正如他的功法一般逆天。小心不要被他斩到,妖尊后裔的血液对鬼刀来说太宝贵了,会让李容堂变得更强!”

    秦天眼神凝重,没想到一个叛徒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这一切得益于李容堂用刀的天赋。事到如今秦天可不会幼稚地去想若是李容堂能走正道该多好,这是李容堂的命,命数唆使着他成为了如今的一个狂魔,这既不是好事,也未见得是多坏的一件坏事。

    大断层是妖界第六和第七两层的中界线,同样也是两层的道法中枢,现在一被扭转,两层的妖族王族直接大口吐血,而秦天身后的数十万妖军也是一个个面如土色,如果不是混沌领域笼罩着他们,此刻他们多半已经气血逆行爆体而死。

    洛松儿面色涨红,咳出一口浊血,擦了擦唇,眼中竟有些许恐惧:“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