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天妒

    古凌神色肃穆地守护在一旁,忽而抬头望见远方天际飘来一道符咒,轻飘飘穿过了他的身躯,落在了苏月后背上,繁复咒文转瞬变作漆黑之色,粉碎消散,苏月的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宫主,你我师徒一场,今日了却因果,道启去了。”

    朱雀掠过天际,神火浇灌在大地之上。朱雀神火与太阳真火同属本源,对秦天并无杀伤力,而九阶火主贺骁有本命仙火守护,这点火焰也不足为虑。卜断愁在神火之中呲牙咧嘴地躲闪,大手一挥蒙上一层闪烁白光,将朱雀神火隔绝在外。只不过这种手段虽然能够防火,却阻止不了底下巨大玄武的拱起,这头只在神话故事之中出现的神兽远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庞大,似乎方圆数百里都只是其躯干之一,地面上隆起的只是玄武的甲壳的冰山一角,却已经将偌大的鬼斧关拱得翻天覆地。

    如巨剑一般从地底突出的倒刺,密密麻麻地出现在鬼斧关内,如果有心人仔细分辨,会发现杀伤力最大的地刺几乎全部都出现在仙妖殿主卜断愁身边。在密集的倒刺之中罡风怒卷烈火焚烧,恐怖的虎啸在风中回荡不休,这是西皇母随手的一个警告,手段已然通天。

    “帝火!”

    秦天高声喝道,已经完成了最终融合的太阳真火和帝火熔炉化作一条巨蟒盘在其身侧,金色青铜古剑发出一阵嗡鸣,神婴在鬼哭狼嚎:“哇啊啊啊啊啊!你要本神被震死吗!”

    那一边不只是后知后觉太过迟钝还是故意不揭露真相的卜断愁瞪着眼:“愚蠢,神器被你这般使用,只是在暴殄天物,要引来天妒!”

    话音才落,随着神婴最后一声哭骂戛然而止,天空忽地暗了下来。

    没有任何先兆,一场雷暴直接降临,就连玄武背上的地刺都瞬间蒸发了,神婴、青铜断剑、天外陨石,这三者被无名的力量从秦天手中直接夺走,被吸入了雷暴的中心。

    寻常的雷劫有三千道就已经是史无前例的大劫了,可眼下出现的天劫却完全违背了在场任何一个修士的常识,那是一片雷电的汪洋大海,从九天之上倾泻下来,中间没有任何空隙,与其说是雷电,倒不如说是一盆滔天的电浆直接劈头盖脸地泼了下来,空间都被浸泡在内,青铜古剑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彻底融化消失,神婴被无尽的雷霆包裹,陷入生不如死的折磨之中。所谓天妒,是实实在在的来自上天的嫉妒,一切都由大道所形成,本身就拥有无法被化解的规则在内,而且威力难以想象,不会一瞬间就让神婴灰飞烟灭,要在不断的瓦解之下让神婴从神识到灵体都毁坏得一干二净。

    这一场天劫蓄谋已久,将无关者都从这一带挤压了出去,在中央地带形成一个倒灌的雷电涡流,阴沉的雷云覆盖,舞动的雷霆垂落化作一颗巨大的雷球。卜断愁满头冒烟地翻滚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