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许元喆道:“约莫是这个月头,云笙兄喝得酩酊大醉回来,一身脂粉气,说是去了秦淮河坊的寻月楼,还让我万不能与先生提及此事。”

    苏晋问:“为何不能与我提及?”

    贡生去烟巷河坊是常事,彼此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何不能与人言?

    许元喆道:“他不愿说,我便不好追问了。自始至终,连他去的是哪间河坊,究竟见了谁,我都不曾晓得。”

    晁清失踪是四月初九,也就是说,他去了河坊后不几日,人就失踪了。

    可晏子萋是太傅府千金,若在贡士所留下玉印当真是她,又怎会跟烟花水坊之地扯上干系呢?

    苏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抬头看了眼日影,已是辰时过半,便道:“你先回罢。”

    许元喆犹疑片刻,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是《御制大诰》。

    景元十四年,圣上亲颁法令《大诰》,命各户收藏,若有人触犯律法,家有《大诰》者可从轻处置。

    许元喆赧然道:“这一卷原是云笙兄要为先生抄的,可惜他只抄到一半。明日传胪听封,元喆有腿疾,势必不能留京,这后一半我帮云笙兄抄了,也算临行前,为他与先生尽些心意。”

    他言语间有颓丧之意——身有顽疾难做官,跛脚又是个藏不住的毛病,想来明日传胪,是落不到甚么好名次。

    苏晋却道:“你治学勤苦,他人莫不相及。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圣上慧眼神通,你未必不能登甲。”

    许元喆自谢过,再拱手一揖,回贡士所去了。

    天边的云团子遮住日辉,后巷暗下来。一墙之外是贡士所后院,隐隐传来说话声,大约是礼部来人教传胪的规矩了。

    这处贡士所是五年前为赶考的仕子所建,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意思。

    也是那一年,苏晋上京赶考,被疾驰的官马所惊,不慎撞翻一处笔墨摊子。

    摊主是位白净书生,苏晋本要赔他银子,他却振振有辞道:“这一地字画乃在下三日心血,金银易求,心血难买。”

    苏晋不欲与他纠缠,将身上的银钱全塞给他,转身便走。

    岂料这摊主当真是个有气节的,将满地字画抱在怀里,一路尾随,还一路嚷嚷:“收回你的钱财,在下不能要。”

    苏晋不胜其烦,到了贡士所,与武卫打个揖,说:“后头有个江湖骗子,怀抱一捆字画,专行强买强卖之事,你们若瞧见,直接撵走省事。”

    言罢一头扎进处所内,落个耳根清净。

    她这头将行囊归置好,没留神背后被人一拍。

    那书生摊主弯着一双眼:“哦,你就是杞州解元苏晋。”

    四下望去,满院寂寂,苏晋目瞪口呆地问:“你翻墙进来的?”

    早春时节,杏花缀满枝头,打落翘檐上。

    翘檐下,书生双眼如月,笑意要溢出来一般,双手递上名帖:“在下姓晁,名清,字云笙,不巧,与兄台正是同科举子。”

    一见如故,一眼投缘,不知可否与兄台换帖乎?

    苏晋想起旧事,靠在后巷墙边发怔。

    晁清原该与她同科,可惜那年春闱后,他父亲辞世,他回乡丁忧三年,今年重新科考,哪里知又出了事。

    到了晌午,日头像被拔了刺的猬,毒芒全都收起来,轻飘飘挂到云后头去了。

    周萍来后巷寻到苏晋,约她一起回衙门。

    苏晋问:“你跟礼部都打听明白了?”

    周萍叹一口气:“左右传胪唱胪都是那套规矩,再问也问不出甚么,容我回去琢磨琢磨,等想到甚么不妥当的,再仔细计较不迟。”

    午过得一个时辰空闲,刘义褚捧着茶杯,站在衙门口望天,余光里扫到“打尖儿”回来的苏晋,拼了命地递眼色。

    苏晋会过意来,掉头就走,然而已晚了。

    衙门内传来一声呼喝,伴着声儿出来一人,五短身材,官派十足,正是刘义褚口中的“孙老贼”,应天府丞孙印德。

    孙印德日前假借办案的名义,去轻烟坊厮混。今早趁着杨府尹去都察院的功夫才溜回来,原也是做贼心虚,正好下头有人进言说苏晋这两日躲懒,心中大悦,想借着整治底下人的功夫,涨涨自己的官威。

    孙印德命衙差将苏晋带到退思堂外,冷声道:“跪下。”一手接过下头人递来的茶,问道:“去哪儿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