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空性大师脸色微变,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少林弟子。人群中不少人察觉到他面色有异,立刻就有人问道:“少林派莫不是还藏了什么秘密!”

    空性大师收回目光已来不及,众人很快就发现他目光落处,一个有些眼生的和尚站在少林派内,正是成昆。

    成昆原本看到萧昊以一敌多势不可挡时,就已萌生退意,萧昊的表现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在明教光明顶密道里遇到的那个可怕的男人。武功到了那种地步,就连想一想都会令人胆寒。只是费尽心思设计嫁祸明教,若不能亲眼看到明教覆灭,实在是一件憾事。

    后来又听到萧昊似乎以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叫阿修罗尊者的人做的,成昆一颗心反而安定下来。他曾在光明顶出现过的事,天下除了已死的阳顶天和师妹、密道里那个男人,再没有人会知道。

    依这明教圣子所言,他遇到的那个可怕男人,大概就是那个阿修罗尊者?

    他一路跟着那人,在他好徒儿谢逊之后嫁祸明教圣子,只是没想到那人突然停下了杀戮,转过来追杀自己,他大惊之下才慌忙投身少林自保。

    有这么好的对象在自己前面背锅,无论如何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成昆乐意之至。

    明教圣子突然提到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成昆如今被群雄瞩目,已经无法偷偷溜走,遂平静地对众人行了个佛礼,很是沉稳庄重的样子。

    空性大师赶紧解释道:“前日成昆因被江湖仇家追杀,逃难至少林,已拜入我空见师兄门下,如今是我佛门弟子了。”

    成昆也适时露出几分悲悯伤心的姿态,口中道:“昔日江湖旧友因我而死,圆真愧疚不已,江湖人人喊打,如今孑然一身,唯有遁入空门,以余生偿还罪孽。”

    众人纷纷表示理解,就如同他们来找明教圣子的麻烦一样,肯定也有不少人信了那墙上的留言去找成昆的麻烦。那些死者中有不少也是成昆的挚友,虽不知凶手嫁祸成昆是何目的,但他能为他们从此吃斋念佛,倒也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萧昊暗道这成昆果真是狡猾的老狐狸,在人前的形象好不高风亮节。他面无表情,叫人看不出究竟是帮衬成昆还是在挑他的刺,语气淡淡道:“圆真,这么说来,你出家是因被仇家追杀,逼不得已?”

    成昆立刻道:“自然。”

    萧昊神色猛地一沉,怒声斥道:“一派胡言!你分明是嫉恨我教阳教主与夫人夫妻和睦、双宿双飞,因自己爱而不得,这才迁怒想要报复明教,将我教金毛狮王谢逊全家灭门,还杀害武林同道嫁祸明教!”

    成昆脸色一变,脱口道:“你不要胡言乱语!人分明不是贫僧杀的,是那阿修罗尊者!”心中却是大为震动,他和师妹相爱的事情,这明教圣子怎么可能知道!就连阳顶天也是撞破他与师妹私会之后就死了,这圣子难不成生了天眼么!

    萧昊似笑非笑地看了成昆一眼,问道:“怪了,你怎么知道杀人者是阿修罗尊者?”

    成昆心神一凛,滴水不漏道:“是阁下先前所说,幕后真凶是那白驼派的阿修罗尊者。”

    “可我并未拿出证据,你就凭我两三句话便相信了我这魔头的开脱之词?”萧昊低笑两声,正色道:“还是我替你说吧,你这么轻易地信了我的话,因为你知道凶手不是我。你敢咬定凶手是阿修罗尊者,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凶案发生时你在场,目睹了这一切。”

    萧昊与他对视,步步紧逼道:“我们侠肝义胆的混元霹雳手成昆阁下,既然在场为什么不出手救人?”

    成昆沉默良久,垂下的脑袋面色几度变化,因师妹的事情不慎被捉了个破绽,但这口锅无论如何扣不到自己身上。他叹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时已是面露苦色:“阁下心思机敏!圆真技不如人,心有余而力不足,阻止不了那魔头,又贪生怕死,实在惭愧。”

    萧昊面不改色,哦了一声道:“也对,那魔头凶残非常,你怎么招架得了呢。不过,阁下肯直言作证,真叫萧某心生感激。”

    成昆眼底闪过一丝凶意,这圣子套话的本事一点儿都不像又直又傻的番邦胡人。此番被他牵着鼻子做了证,他日必定想法子讨回这口气。

    萧昊朗声对众人道:“诸位,方才圆真和尚已亲口承认,那些人确实是魔头阿修罗尊者所杀,此事大伙儿心中已有定论了吧?”

    众人接连点头。

    萧昊转而又道:“凶案动手之人已经明了,帮凶却还在眼前!成昆,你杀害我教金毛狮王谢逊一家一十三口,留下圣火嫁祸报复明教一事,该怎么算?”

    成昆反应极快,心中暗笑,谢逊之事他早已处理妥善,遂坦然回应,惭愧之色溢满整张脸叹道:“……我那日酒后失心,误伤了爱徒家中无辜性命,为此日夜良心不安,此事早已同师父言明。但报复明教之词实属无稽之谈。”

    空性大师接到:“少林众人确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