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柳朝明并不起身, 而是道:“殿下, 苏知事是都察院传进宫审讯的, 如今犯了错,也该由都察院一力承担。”

    朱悯达心底一沉, 果然又是为了苏晋。

    他冷冷道:“此子虽是柳大人传进宫的, 但他所犯之错与都察院的审讯无关,柳大人无需挂怀。”

    柳朝明却不退让:“敢问殿下,苏晋所犯何事?”

    朱悯达不悦道:“怎么,如今本宫想杀个人,还要跟都察院请示一声?”

    柳朝明道:“殿下恕罪,微臣并非此意。但苏晋冒犯太子殿下, 微臣自觉难辞其咎, 殿下若要责罚, 便连微臣一并责罚了罢。”

    朱悯达目色阴鸷, 冷笑一声问道:“若本宫要他死呢?”

    柳朝明声色沉沉:“请殿下一并责罚。”

    朱悯达看了眼被俘在地依然拼死挣扎的朱南羡, 又看了眼跪在一旁决绝请命的柳朝明。他不明白, 不过是一名从八品知事, 纵然胸怀锦绣之才, 在巍巍皇权之下, 也只是一只蝼蚁, 而他贵为太子,想杀一只蝼蚁, 就这么难?

    朱悯达身上毕竟留着朱景元的血, 他认定的事, 旁人越是拦阻,越是要不惜一切去做。

    他冷笑出声:“好,好,如你们所愿,本宫先杀了他,再将你二人一一问罪!”

    正是这时,殿阁另一端传来怯怯一声:“大皇兄。”

    朱悯达侧目望去,朱十七与一名身着孔雀补子的人正立于殿阁一侧。

    孔雀补子当先一瘸一拐地走来,笑盈盈叫了朱悯达一声:“姐夫。”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前一阵儿因进言“南北之差大约误会”,被他爹打折了腿的户部侍郎沈奚。

    却说沈奚有两个倾国倾城的家姊,其中一个嫁给了朱悯达做太子妃。因此他虽是臣子,幸沾得家姊美貌的荣光,混成了半个皇亲国戚。

    眼下朝臣宫人俱在,朱悯达听得这一声“姐夫”,黑着脸斥道:“放肆!”

    沈奚嘻嘻一笑,这才施施然拜下。

    朱悯达与太子妃感情甚笃,对这名常来常往的小舅子也多三分宽宥,并不计较他没分没寸,而是道:“你先带十七回东宫,等本宫料理完此处事宜,回去一起用膳。”

    沈侍郎素来是个瞎凑热闹的,听了这话也不挪腿脚,当下拽了朱十七一并在朱悯达跟前跪了,煞有介事地说:“姐夫正生气,我这小舅子怎么好走?这么着,反正姐夫要罚人,不如顺个便,把我跟十七一并也罚了吧?”

    朱悯达被他搅得一阵头疼,骂道:“让你滚便滚,还跟着胡闹!”

    沈奚诧然道:“这怎么是胡闹?”拿下巴指了指朱南羡,又指了指柳朝明,“一个嫡皇子,一个百官之首,这阖宫上下除了陛下与姐夫您,最金贵的主儿都跪在求死,我不跟个风求个死,岂不太没眼力见儿了?”说着,推了一把跪在身旁一脸茫然的朱十七,催促道:“快,求求你大皇兄,让他赐我二人一死,让咱们也沾沾十三殿下与柳大人的荣光。”

    朱悯达气不打一处来,怒喝一声:“沈青樾!”却不知当说他甚么才好。

    沈奚顺杆子往上爬,当即做了一个领命的手势,看了一眼被捆在刑凳上正盯着自己的苏晋,指着一旁的羽林卫道:“你还管他做甚么?区区八品小吏,想死也该排在本侍郎后头,你这就将捆他的那根绳拿过来。”

    羽林卫愣愣地看了眼手里的麻绳。

    沈奚仰头伸出脖子:“对,就将就这团麻绳,赶紧过来把本官勒死。”

    这是苏晋第一回见到沈青樾,君子翩翩,眉眼如画,眼角一颗泪痣笑起来平添三分风流飒然,只可惜,抢着麻绳往脖子上套的样子实在太煞风景,以至于她每每回想都清晰如昨。

    数年之后,苏晋升任尚书,位极人臣,沈奚因一桩小事栽到了她手上,便套交情问她,能否看在挚友的面子上,私底下责罚则个算了。

    苏晋高坐于堂上,清冷说了声:“好。”然后扔下一捆麻绳道:“当年绑我那根,你拿去勒脖子吧。”

    眼前被沈奚搅和得鸡飞狗跳,朱悯达却在这喧嚣中冷静下来。

    沈青樾说得对,柳朝明是百官之首,苏晋不过区区八品小吏,为了这么一个人跟都察院僵持不下,不值得。

    是他冲动了,险些顾失大局。

    朱悯达喝住沈奚,凛然道:“君不君,臣不臣,像甚么话?”然后侧过身,对柳朝明道:“既然有柳大人作保,苏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