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整个山野似乎静了一瞬。

    翠色连成片, 像无声起伏的涛, 乍然响起一声鸟叫, 声音脆得要惊醒梦中人。

    沈奚愣愣地看着对面的马车, 桐油顶, 榆木身,墨色帘,寻常得随处可见。

    可死而复生的晋安帝是什么意思?

    总不能, 是……十三?

    他下了马车, 脑子里一片木然,一时间连官架子都忘了拿, 走上前想要掀帘子, 伸出手,惊觉手里还握着折扇,真是难得笨拙无措,仓促间又要换手,谁知还没触到车帘, 那帘子一下从里头被掀开。

    朱南羡与苏晋朝沈奚看来。

    昔日离开随宫,近乎是斩绝过往, 一起长大,推心置腹,换来生死相交,离开的时候, 都不知此生会否有缘再见。

    一别生死与经年。

    他们的怔然与惊动不亚于沈青樾。

    苏晋笑了笑, 轻声唤:“青樾。”

    沈奚想回她一个笑, 唇角分明已扬起,从齿间溢出的却是一声似笑如诉的喟叹,明明很轻,却像是要将五脏六腑中所有的悲喜鸣音都溶在其中,吐露出来。

    他这三年来,不,应当说,自从当年沈婧离世后,从未有一日如今天这般欢心过。

    不是单纯的喜悦,就是觉得圆满。

    圆满得像是多年前在东宫,他与朱南羡一边吵一边抢着抱刚出生的麟儿。

    又像是在深宫里,他卧倒在一片雪地,拿着扇子遥点夜空,与苏时雨夸夸其谈。

    而那之后兵戈杀戮,明谋暗斗,都该化作云烟。

    再看向紧跟在朱南羡后面的一辆马车,那里头坐了谁,沈青樾聪明如斯,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旁跪着的姚有材见到这幅场景,纳闷至极。

    沈大人见到晋安帝,震惊有之,诧异有之,这些都在他姚县令的意料之中。

    可沈大人毕竟是永济帝的内弟,是永济的亲信大臣,怎么对死而复生居心叵测先帝一点戒备之心也无呢?

    他忍不住提点:“沈大人,这一位就是晋安陛下,这几年一直住在蜀中,下官可以作证。”

    “还有他身旁这位,这一位乃苏时雨苏大人,下官打听过了,苏大人本该在宁州服刑,不知为何,竟也来了蜀中。”

    那头梁都事见这边似出了状况,已带着几名官差小吏赶过来了,恰好将姚有材的话听入耳,顿时大惊失色。

    再思及方才面见“十殿下”的情形,彼时苏晋虽话少,可气度出挑,着实不像一名跟在王爷身边的扈从。

    都说当年朝廷中,沈大人与苏大人是难能可贵的至交,虽然后来苏时雨落难,沈青樾似无动于衷,沈苏二人的至交之情难免被人私下诟病,可今日看这二人立在一起,如竹与兰,明月与清风,简直堪称双壁。

    真是不想信她是苏时雨都难。

    再一想,倘若这位扈从真是苏大人,那么她身旁的“十殿下”,难不成真是死而复生的晋安帝?

    是了,晋安帝与永济陛下亦是兄弟,年纪与十殿下相仿,也……有九龙匕。

    一念及此,梁都事怔忪跪下,想要赔罪,又不知当从何赔起。

    姚有材见梁都事亦信了自己,道:“沈大人,翟大人虽打着押送犯人上京听审的名号,实则是为了护送晋安陛下与苏大人离开蜀中,不说晋安陛下为何会死而复生,单是苏大人,该服刑却未服刑,这就是欺君之罪,到时他二人若远走高飞,只苦了下官与翠微镇的镇民,平白落得个帮凶的名头,要遭牢狱之灾,请大人为我等做——。”

    “胡说八道!”沈奚不等姚有材说完,径自打断。

    他看了一眼朱南羡,将那身鸦青薄氅与腰间玉扣尽收眼底,心里亮堂得跟明镜似的。

    “眼前的这二人,分明是十殿下与他的贴身扈从。”

    姚有材瞪大眼,一时有点闹不清状况。

    沈大人是宫里长大的人,他都说不是,难道真是自己弄错了?

    他又将昨夜发生的事回想了一遍。

    昨夜云来客栈内乱,先是户部的卢主事跪了晋安帝,后来又是副都御史翟大人拜了晋安帝,再后来舒大人至,柳大人至,都与晋安帝行了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