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连几日, 宫中号角连连,北大营出征的将士分批在咸池门外集结, 迎着春晨的第一缕曙光,向北方行进。

    正月十一, 塔格草原上的探子又传来急函, 粗略估计, 赤力与北凉整合的大军逾一百二十万之众。这是大随开朝以来所遭遇的最大战役, 收到急函的当日, 朱昱深便下令自西南与湖广都司再抽调三十万大军。

    正月十四入夜后, 整个随宫灯火通明。

    翌日晨, 朱昱深就要亲征了, 饶是开朝日还没到,满朝文武业已回宫, 与出征的将士一齐陆续集结在咸池门外, 要为这位身经百战的帝王送行。

    吴敞刚退出谨身殿,便见柳朝明迎面步来

    “柳大人, 您来了。”

    柳朝明问:“陛下已歇下了?”

    吴敞叹了声:“哪能呢, 先头苏大人来回禀屯田案的结审事宜,陛下与他议完,也就倚着御案打了个盹, 方才醒了, 说还余了几份折子没看完, 今夜不歇了, 杂家也是刚送了参汤进去。”又问, “柳大人这是要见陛下?杂家这就进去通禀。”

    其实御案上大部分折子已送到流照阁柳朝明处,朱昱深手里这几份是兵部临时上的,与军情有关。

    他看完,站在沙盘图前思虑北疆的兵马防卫,听得殿门一声响,没抬眼,只问:“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柳朝明揖道:“陛下即将要出征,臣过来请示陛下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朱昱深道:“已没什么了,政务交给你,朕终归是放心的。”

    他已换好铠甲,只是未戴头盔,沙盘图旁的剑台上,静静搁着一柄“世上英”。

    殿中灯火幢幢,柳朝明的目光落在“世上英”上,稍愣了愣。印象中,朱昱深第一回挂帅北平前,他去王府拜访,看到的便是如斯场景。

    彼时柳昀才十六岁,站在充斥着冷铁之气的四王府,听朱昱深问:“柳昀,你可有什么珍贵之物?”

    此生寥落,只有两人待他深情厚谊,一个是早早过世的母亲,一个是后来收养他的老御史。

    他自腰间解下一枚玉玦,往前递去:“这是我母亲唯一的遗物,殿下若看得起,聊报当年自柳府逃出,殿下的相救之恩。”

    玉玦温润,淡白色泽微微生光。

    朱昱深却道:“本王不要你相报,本王只愿以此为信物,与你立下一个君子盟约。”

    他接过玉玦,往地上一砸。

    在柳朝明怔然的目光下,那枚几乎与他性命一样重要的玉玦碎成四块。

    朱昱深将碎裂的玉玦收起,从身后的剑台上取下一柄通体如墨,淬着鎏金暗纹的佩剑:“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这是本王的信物。”

    ——本王今日,与你立下盟约,日后登极,愿得你相助四回。

    ——而本王也当许你三诺。

    ——北境战乱,民不聊生,我明日清晨,会自请挂帅征战,这第一诺,本王便许你北疆太平。

    宫禁中又响起号角声,是寅时将至,出征的将士已在咸池门外集结好了。

    朱昱深将目光从沙盘上收回,取下“世上英”:“走吧,随朕一起去咸池门。”

    夜还是最深最暗时,两人一起步下墀台,穿过宫廊。

    朱昱深道:“苏时雨此前来过来了,屯田大案已快审结,四十六桩案子,各地的涉事官员该处置的处置,等她上了折子,你看这办。”

    柳朝明点头:“是。”

    朱昱深又道:“涉案大员中,杜桢与任暄,一个贵为户部侍郎,一个贵为吏部侍郎,苏时雨的主张是拉出午门,当街问斩,将罪行昭告天下,但朝中老臣均为任暄求情,毕竟他袭了他父亲的长平侯爵位,伤了旧臣颜面就是伤了天家颜面,你怎么看?”

    柳朝明道:“此事臣知道,几位尚书大人与致仕的老臣也到臣这里说过,但臣的看法,与苏时雨一样,杀无赦。”

    天家的颜面若需一个爵位来保全,那便不叫天家了。

    这是新政实行之初,手段只有凌厉,才能杜绝后患,他们要做给天下看。

    朱昱深看柳朝明一眼:“行了,你既与苏时雨一个意思,便跟她一起力排众议,争得赢便争,朕不管了。”

    略一顿,又道,“她倒是实在,还与朕说,屯田制施行三年,之所以会起这么多桩案子,其实还与舒毓有关。”

    若非舒闻岚想拿柳朝明的把柄,在往来京师的信函中作梗,单凭杜桢与任暄二人,还瞒不下柳昀和沈青樾这么久。

    因此舒闻岚虽未直接参与其中,但要问个罪,却也是足够了。

    “朕问苏时雨可要参舒毓一本,她说她没找着证据,怕弄巧成拙成了‘莫须有’,只好作罢,还让朕责罚。”朱昱深说着,一笑,“你信么?”

    苏晋在蜀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