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柳朝明是为仕子闹事来的。

    春闱至今,仕子聚众闹事共十五起。也曾有状子递到大理寺、都察院,状告春闱主考裘阁老徇私舞弊。

    科场案非同小可,柳朝明与张石山商议后,只简略奏明圣上,决定等传胪之后彻查。

    当务之急,是传胪当日的安危。大典过后,状元游街,一甲三人自承天门出,途经夫子庙,至朱雀巷,一路当严防死守,万不能出岔子。

    杨知畏道:“明日我在宫中,府衙一切事宜当听孙府丞差遣,依柳大人张大人的意思,凡有闹事,一并抓回衙门。”

    孙印德掐死杨知畏的心都有了,状元游街,众百姓争相竞看,当真有人闹事,混在百姓里头,哪能那么好抓?

    他堂堂府尹避难都避到宫里头去了,还将这苦差事甩给他?想得美。

    孙印德撩袍往地上一跪,道:“游街治安是由五城兵马司负责,当真有人闹事,那下官岂不要跟指挥使大人要人?下官区区一府丞,指挥使如何肯将人交给下官?”

    杨知畏道:“这你不必忧心,我会将府尹挂印留与你。”

    孙印德又道:“若下官带衙差去巡查治安,京师衙门又由何人坐镇调度?”

    杨知畏见他推脱再三,不悦道:“自当由刘推官顶上,署内事宜繁多,但也不是离了谁就不行。”

    刘义褚听了这话却为难道:“下官平日里审个案,诉个状子倒还在行,奈何举子出身,不熟悉传胪的规矩,恐难当此任。”

    张石山面色不虞:“堂堂京师衙门,连个知仪守礼,调度坐镇的人也找不出?”

    周萍借机道:“回禀大人,衙中有一知事,乃进士出身,当年受教过传胪仪制。”

    张石山自然晓得这个人是跪在退思堂外的苏晋。

    外头风雨交加,他心心念念后生的安危,听了这话,就势道:“便命他进来说话。”

    少倾,苏晋站在退思堂门槛外,跟张石山柳朝明行礼。她淋了雨,唯恐将湿气带进去,并不进堂内。

    张石山原想让她去换过衣裳,但柳朝明自到衙署一直面色森然,张石山晓得他一向看中守礼克己之人,怕再对苏晋宽宥,惹他不快,便开门见山对苏晋道:“你既是进士出身,想必熟知传胪大典的规矩,你便从唱胪起,自游街毕,一一讲来。”

    苏晋应是,方说了两句,柳朝明冷声打断:“听不清。”

    苏晋顿了一下,只好大些声气从头讲起。

    春雷隆隆,急雨下得昏天暗地,柳朝明脸色森寒,再耐不住性子听下去,将茶盏往案上一搁,训斥道:“是没人教过你该站在哪里回话么?”

    退思堂鸦雀无声,苏晋道:“回大人,下官一身尽湿,恐将寒意带进堂内,若叫各位大人沾染了病气,该是下官的罪过了。”

    柳朝明的面色更加难看:“那你还杵在这?”

    他的话没头没尾,俨然一副要定罪论罚的模样。

    苏晋稍一迟疑,当即跪地行了个请罪的大礼,匆匆退了下去。不稍片刻,她便回来了,换了身干净衣裳。

    雨细了些,春阳挣脱出云层,洒下半斛光,将退思堂照得一半明一半暗。

    苏晋抬起眼皮,瞥了堂上一眼,柳朝明沉默寡言地坐在光影里,方才莫名的戾气已散了不少,眉梢眼底透露出一如既往的高深。

    她松了口气,依张石山所言,将传胪的规矩仔细说了一遍,无一不妥。

    张石山点了点头,命一干人等悉数退下,只留了苏晋。

    他嘱咐道:“虽说明日留你在衙署调度是以防万一,但孙印德毕竟是个靠不住的,你这一日要多留心些才好。”

    苏晋称是。

    她虽换过衣衫,但发梢未干,泠泠水意称着修眉明眸,清致至极。

    柳朝明的目光在苏晋身上扫过,淡淡道:“明日,我会命刑部给你送个死囚过来。”

    又是句没头没尾的话。

    苏晋揣摩片刻,试探着问:“大人的意思是拿这死囚做文章,当真有仕子闹事,杀一儆百?”

    柳朝明却不置可否:“你看着办。”

    苏晋默了默道:“柳大人,下官一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